Puru_

深陷:
刀劍亂舞,宗三命
servamp,末子推
CP很雜審慎食用
很想勾搭別人也想被勾搭###

我知道我只是眾多小伙伴的一員,但只要你需要我就會在。
我自知我不是很會察言觀色,我肯定也在不自覺中受了你的包容。
你已然有了足夠的溫柔,再多,我怕你累。
別苦了自己,不值得。

▪▪▪▪▪
佛系發文
不at,不tag
有看到就有,沒看到就都不要看到,我都不知道我畫了啥鬼,而且謎之羞恥

我快要可以看到椿莉惹啊啊啊啊(旋轉爆炸死掉
就算篇幅很小依然超級開心 我吹爆那位太太!!!!(夠了閉嘴
太太我會努力生出圖的你等我QQ

P1 空白
P2 自己的 有雷 慎!!!!

不希望人太小所以沒有全角色
不介意簡陋歡迎一起玩~~

☆邪教注意
☆“芙蕾雅” x “Snow Lily”
☆草稿流

感覺自己拉郎技能max 專業創辦邪教!
對小孩子不知所措的小芙跟天然可愛蘿莉小Lily!
感覺這對超好吃不來入教嗎!!(不)

是說單看名字根本是百合/////

占tag sorry
如果以這個畫風畫完做成飲料袋會有人想要嗎
雖然是4/1 不過是認真的呢!

如果出末子組的飲料袋
.
.
.
.
.
.
沒人要吧……

3/14
Snow Lily
Happy Birthday!

※藥宗記梗
※醫生藥研x死神宗三
※ooc

「……我說你啊,差不多該把他讓出來了吧,在怎麼努力也不會改寫他的命定時間的」
「恕難從命,我的職責可是從你的刀下奪回他們…」


「死神只有你一個嗎?」
「……那又如何」
「皮膚蒼白體重過輕你一定是過勞」
「你跟一個死神說過勞有什麼意義?而且我已經比那個主命至上的傢伙好多了」
「嗯…那我建議你,改天帶那個人一起來給我看看」
死神沒回話,決定看看今天的行程表不在搭理小個子醫生,他側轉到另一邊,雙腿換個姿勢交疊

而將自己埋在文獻報告的醫生,時不時仍能感受到死神的視線


「他們全都是你的家人嗎?」
「是啊,沒見過有那麼多兄弟的家吧,他們都是很好的人呢…要來看看嗎?」
死神沒搭話,他認得其中幾個人,甚至叫的出名,但他覺得這種話還是別說出口的好

「你也有家人嗎?」
「…一個哥哥一個弟弟」
但是哪裡也找不到他們了

「……吃糖嗎?」
沒等死神回答醫生就抓了幾顆糖塞到死神手裡
「你這裡是內科不是小兒門診」
「錯了,我這裡是心理科」
醫生剝開棒棒糖的包裝紙,湊到死神嘴邊
草莓味的…
滿意的看對方含住醫生才坐回沙發椅

笑起來不是挺好看的嗎


「跟你出去?還真是難得,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到處轉轉罷了,或許可以看我引領亡魂」
「我在醫院沒少看你帶他們走」
醫生脫下長年披著的白袍掛在椅背上,他露出一貫的笑容接受要約
死神也微微勾起唇角 ,他留下會面的時間與地點就離去
直到煙霧消失前,異色瞳始終只是盯著白袍


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一個人獨自佇立在一間服飾店門口
無論是他獨特的櫻色髮絲,或是剪裁得宜的布料凸顯出高挑纖細的身材,都讓他身後任何一個模特兒相形失色
他的存在成了許多視線的停駐之地,卻遲遲沒等到那雙明亮溫暖的紫瞳
他轉過身看著玻璃窗的倒影,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撫著透明窗
他緩緩的向右移動,冰涼到令人發疼

手指停在掛鐘的位置


掛著單邊紫色流蘇的耳朵被漆黑的兜帽遮掩一一耳飾是壓切長谷部選的
踩著裝飾了精巧金屬蝴蝶鞋子的腳消失了一一鞋子是不動行光送的
手裡憑空出現了發著銀光的鐮刀

宗三左文字最終沒有等到他


「你來了啊」
「對不起突然有急診又不知道怎麼聯絡你」
「抱歉,雖然我盡快處理好了,不過還是趕不過去」
「……最後還是讓你來接我」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死神大人」
總是操著手術刀與他拉扯靈魂的手,正掀起他掩蓋了大半張臉的帽子

他透過紫瞳看見火光
他的眼角瞥見被灼傷甚至燒焦的手

無悲、無喜

異色瞳看不出任何一絲情緒

宗三左文字之前是死神


「你說過你的職責是保護靈魂不被我收取」
「你自己的呢?」
「還是無法改變嗎」
「死神……我不過是一介籠中鳥,只能困在時間的牢籠裡」

藥研藤四郎,死因火災燒傷與多重器官衰竭

以及……

第四十九次輪迴結束





「宗三…你真的沒事嗎?休息一下也沒關係」
「哎,就我們三個而已,休息只會把工作積到一塊」


「……綜合上述,主上決定增加人手」
「我是藥研藤四郎,風雅的事雖然不懂,但其他的就交給我吧」

「都想起來了喔」

「讓你久等了,宗三」

一一
雖然我比較喜歡停在七那邊,但還是補完後面好了
情人節嘛,不要那麼虐w

怎麼會那麼可愛那麼美

☆18/01/01
☆椿Q生日快樂!
☆後3P含末子組

收到的生日禮物多到可以把椿埋了w
不過……
不是我要說
老師…
你當時一定沒教那孩子穿和服要注意坐姿對吧!?
感謝老師讓我們有椿的腿看x

後3P……末子已經不是沒有cp糧吃的地步…
本篇都不見人影…
慣例自給自足#

椿:親完就跑真TM刺激

椿Q啊,你從Lily哪拿了兩份禮物,我看你Lily生日拿什麼送他…
嗯…但是Lily你一個色欲真祖那麼純情…
………看來開車甭想了…(說的像你會開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