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u_

近期:
沉迷東離無法自拔,凜殺凜好香好棒
深陷:
刀劍亂舞,宗三命
servamp,末子推
CP很雜審慎食用
很想勾搭別人也想被勾搭###

草稿流 沙雕圖

P1 大家都很懂的場景
P2~P4 凜殺凜無差 下戲
P5~P7 凜殺嘯沙雕森林pa
P8、9 龍無生/狐狂狷

我要致力為凜殺凜發糖(爆哭
一一一一一
P7後的ooc小段子
「掠,這狗哪來的」
“居然把我……算了狗就狗,活著才是硬道理”

「您好,我……」
「無生你這樣不禮貌喔,人家可是狐狸呢」白兔子靠的極近,兩人就一個煙管的距離,他歪著頭一副無辜的眼神,狐狸卻看出他紅瞳裡的狡詐「是吧,追命靈狐先生」
“這兔子是G8郎啊!!!”
「狐狸」
白兔身後的蛟龍惡狠狠的盯著他,若不是白兔子,他幾乎要衝上去咬死這圖謀不軌的狐狸

最後在白兔有意的讓狐狸趁機跑掉後,他在湖邊笑的歡,蛟龍連忙把他圈著,就怕兔子這次不是東西掉水裡,而是把自己整隻掉湖裡去了

「掠……」
「哎呀無生可真是愛操心」兔子把掉進水裡的飾品甩乾「下次帶你去找他玩行了吧?」
深知這兔子玩心一起,不玩的他過癮可不罷休,蛟龍沒多說什麼,晃了晃尾巴示意兔子上來
「無生別生氣嗎,我有想過逃不掉的話我就跳進湖裡,到時候無生肯定會來救我」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甩進湖裡」
一一一一一
P8…有點偷渡凜殺凜嘯###

記梗

東離 前三凜殺/殺凜無差,第四個凜殺向
純記梗
OOC
大寫的OOC!!

.
.
.
1-

「…無生,我來赴約了」
如冰雪一般色彩的雪鴉,已經被鮮血染紅了大片,他強撐起自己坐起來看清對方
「你等到我了」他笑道「我的頂上人頭,你還要嗎?」

殺無生沒有答應,就只是靜靜的看著癱坐在地上的凜雪鴉
等待著這男人的好幾年,他想過無數次,當再次見到凜雪鴉該如何處置,他應當在見到他的那一刻,就拔出鳳啼雙聲精確的抹上他的鴉脖子…或許再一個劍氣劈裂他的身軀

但是他沒有
殺無生默默從背上抽出單劍,劍鋒就抵在男人的脖頸
而男人的血瞳始終只是含著笑意看著他

「為什麼不下手?這次就算我本領在大也躲不開了」
「……」劍客沉默不語,隨後又收起了劍「等你的這些年,我想通了」
「你就要死了,那我取下你的人頭又有何意義?」

凜雪鴉想笑,卻只能狼狽的嗆出一口血
不可置信
殺無生大概是全世界最不可能對他凜雪鴉放下執念的人

兩人…一人一鬼沒有一個再開口,四周只剩凜雪鴉越發粗重的喘息

最終,凜雪鴉覺得自己差不多時辰了,才又向殺無生提話
「無生,你能不能再喊我一次」
凜雪鴉其實也就問問,他不期望殺無生會回他…最多就是咬牙切齒的一聲凜雪鴉
但他看到的,是殺無生好幾次開口,音節到了喉口又吞回去
最後他不著邊際的回了一句
「……我無聊了」他看著男人,卻又不曉得該看哪裡「等你很多年,這山早已被我走透」
「你想去哪?再雇我一次吧」

這是他殺無生頭一次見到凜雪鴉動搖的表情
那雙紅瞳像是質問難道他忘了一切,忘了他對他做了什麼嗎?
沒忘,怎麼可能忘的了
就連現在,也有個聲音要他將凜雪鴉砍個盡碎

但是已經夠了,這麼多年,人還死了,難道他凜雪鴉還能坑一個死人?
他總算將嚥下的那聲掠叫了出來

.
.
.

「啊…果然是跑到這裡了」

殤不患又走近一些,看到了躺倒的凜雪鴉,若無視還在從他身體裡泌流而出的鮮血,他此刻就像在午寐一樣,安穩而又帶著他慣例的微笑

這麼多年了還知道要來找他,殤不患搖了搖頭,突然不曉得該評斷凜雪鴉究竟是無情還是重義

殤不患只是簡單的將他葬到殺無生的墓旁

魔脊山上,鳳啼雙聲,煙月無痕
前緣盡,今願續……

一一一一一
寫個大概記著
覺得凜殺除了下戲,就剩這種無生放下,凜雪鴉黃泉赴約才有可能發展HE了(咳血

殤叔(邊埋邊表示)「殺無生你如果被凜雪鴉煩的受不了拜託不要來找我」
一一一一一

.
.
.
2-

「走吧,該去報道了」
「……無生」
殺無生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掠風竊塵
「你真的想走正道嗎?」掠風竊塵轉了幾下煙管,抬頭看著這龐大古老的競技場
「無生,你所求只為劍道,那麼正邪于你又有何義」
殺無生蹙著眉頭,不解事到如今為何還要問這個,但提問的是掠,他還是認真的思考給了他答案
「確實是沒有意義」他盯著對方的紅瞳「我只要能在劍道上登峰造極就夠了」
「那無生又是因為什麼同意來比試」
「…掠,你今天中了你的迷煙嗎?」
當初是誰連纏數日,開口就想說服我參加,總嘮著可以換個名字重新再來有多好多好……
……還不是被你說服的!?

掠風竊塵笑吟吟的看著他,看來不得到一個滿意的回答是不會進去的
三年了,殺無生深知這男人在他得到想要的東西前絕不罷休
他撇過頭躲過男人的視線
「就只是想換個名字……待在你身邊」
沒看著掠是對的,這時候在看見他的笑容,感覺像在嘲笑自己似的
他本打算在勝出之前都不講的…
「這就好辦了」掠風竊塵笑的開懷走到他面前「掠風竊塵,你覺得這名字是如何被盛傳在江湖」
今天的掠好像特別喜歡問他這種難以回答的問題,好在這次他自己頓了一下又接了下去

「假設鳴鳳絕殺這名字真的以正派行于江湖,結果他卻為一個以偷竊為生的盜賊做保鑣」凜雪鴉默默把以偷竊為樂改掉,他舉起煙管吸了一口
他相信他的無生會給他個不錯的回應

正派與我,你選一邊吧

答案在明白這問題時就呼之欲出,一個相伴了三年的人與從未獲得的東西,這毫無可比性

「回去吧,掠」
「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好無生」他拿著煙管戳了戳殺無生的胸口「劍鬼殺無生,生來就該是個惡鬼羅剎,只配與地獄黑泥為伍,妄為正道未免太過愚蠢」
他看過很多次掠嘲弄被他盜取“寶物”的人,但掠打從第一次見面,都是好聲好氣的和他說每一句話

這麼口出惡言的嘲笑他,還是第一次

若換個人,早就一劍刺穿他的胸口,殺無生平淡的想著,而自己現在還能那麼平靜,也許是掠現在說的他自己也心知肚明……何況一開始就是掠說服自己來的,殺無生其實分不太清掠究竟笑的是誰

「無生,這之後我不再阻止你殺人,無分善惡,這樣你的劍才能越發鋒利」他轉了身子,一頭柔順的白髮隨著他動作甩到另一邊肩頭,腥紅的瞳孔在逆光之下更為明顯「掠風竊塵和鳴鳳絕殺,將來人們講到其一必會想到另一個」
殺無生有點困惑,他還是覺得今天掠風竊塵肯定是吃錯什麼藥,雖然掠常常自顧自的愉悅起來,但像現在興奮成這樣還真是不多見

但他不討厭

淡色的薄唇自己都沒察覺的抿了淺淺的微笑
跟這個男人在江湖惡名昭彰倒也不壞

.
.
.
男人在船上的一隅吞雲吐霧,每當他撇向船頭那抹紫色身影,就會想起昨晚的夢境
多麼虛假而美好
他聽到護印師小姑娘悄聲說「今天鬼鳥先生似乎心情很好」

單純的孩子,因為別人高興也跟著高興

但他現在心情確實不錯
想到夢裡的無生仍舊癡癡的全心信任著自己就無比愉悅,相信連一場夢也不願告訴對方他的真名的人
凜雪鴉沒再思考夢裡的他是否又設了一個騙局,那總歸不是現實
他將煙斗倒扣,讓灰燼灑落海中……

一一一一一
……凜雪鴉真的是TMD G8郎(劃掉
一一一一一
.
.
.
.
3-

兩個人去劍英會,沒有弓箭手搗亂,沒有下麻藥,殺無生真的一路贏到最後,並且順利戰勝鐵笛仙,奪下劍聖一謂
看無生雖然負傷但無大礙,掠就拉著無生到鎮上上好的酒館慶祝一番,然後…晚上就是翻雲覆雨(#

殺無生醒來,卻發現自己渾身動彈不得,而房間充斥著不同以往的煙草味
「你醒了?」
凜雪鴉知道他現在連頭都轉不了,體貼的自己探到他的視線裡
「我想了很久,無生」他親暱的撥開遮掩了這張臉龐的紫髮「如果鳴鳳絕殺是以正道而活,那掠風竊塵就不該在你身旁」
「雖然這藥效有點重,但不用一個時辰你就可以動了,食宿的錢我也都付清了」
掠風竊塵離開視線的那一刻,殺無生一瞬間感覺自己無法呼吸,他想大喊,想告訴他,寧可捨棄掉鳴鳳絕殺也不想離開掠的身邊
但他該死的連張嘴都做不到
「忘了掠風竊塵吧,無生」掠的聲音比剛才小一些,恐怕已經到了門口「他從來不曾存在過」

等到殺無生終於可以開口,一聲聲焦急的喊著掠時,男人早已踏出房間;在他終於跌跌撞撞的下床時,男人早已不知去向

接下來的一年內,他追尋著掠風竊塵的一切,任何蛛絲馬跡也不放過,所有與掠風竊塵有任何一點關係的全被他以劍問候不留活口。

鳴鳳絕殺既為劍聖亦為劍鬼

「才想說你怎麼前一天臨時變卦,你可真是惡趣味啊」
「承蒙誇獎」凜雪鴉笑道
誰叫我回過神才發現我原本想盜取的,你已經雙手奉上給我了
那我只好偷別的了
盜賊從不做無用功,你知道的吧,無生?
盜一個掠風竊塵不算太難,凜雪鴉晃著煙管,笑看地上剛被無生殺死的可憐人

一一一一一
凜雪鴉盜走的是無生的掠風竊塵,感覺好香好棒QQ(你有什麼毛病
ㄧㄧㄧㄧㄧ
.
.
.
.
4-(明確凜殺向)
沒有內容全他媽是車
是無生在追殺的一年中曾經追到過凜雪鴉,嗯…很老套的被下了藥被這樣又那樣(…)然後被凜雪鴉上的失神高潮時迷迷糊糊的喊了一聲掠
……感覺自己被綠了,而且綠的人還是自己
凜雪鴉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經沒搭好,沒來由的感到不爽,又連著做了好幾次,無生到最後根本已經是把他當那年的“掠風竊塵”
人生第一次覺得自己做人失敗,凜雪鴉看著昏過去的殺無生,決定點了別種香讓他忘了今晚的事,他順便逃避下現實

「銳眼穿揚,你說我該怎麼辦」
「我只覺得你活該死好,還有我不是你你心靈導師不要拿這問我」

一一一一一
狩:你也有今天啊
一一一一一

發現只要我畫不出來的,就會開始想寫文,寫功課時腦洞攔都攔不住功課也寫不下去
凜殺 殺凜都好,我快餓死了(躺倒

凜殺小段子

OOC!!

鬼歿之地捏造有


「掠」
當耳畔響起那理應不該再出現的嗓音,就算是凜雪鴉也不免訝異的回頭。
然而身後什麼也沒有。
回頭映入眼簾的只有一片荒蕪。

錯覺嗎……?
還真是可笑的錯覺
凜雪鴉舉起煙月,才剛到嘴邊,那聲音又再次響起
「掠」
這一次語氣聽起來有點著急……不,大概只有自己才分的出來吧,別人聽來估計是一貫的冷淡
「…你要去哪?」

「怎麼了嗎?」
在前方的聆牙注意到異樣開口,浪巫謠也停下腳步微微側頭看他
「沒什麼,聽到了人聲罷了」凜雪鴉擺了擺手繼續往前進「怎麼可能呢,這裡誰也不在」
在白髮掠過浪巫謠身旁時,他難得的開口
「那也是關卡之一」
「什麼?」
浪巫謠換了一個姿勢抱著聆牙後邁開腳步,接著聆牙代為解釋
「聽到的聲音會誘導想穿越鬼歿之地的旅人,讓他們迷失方向」
「不過這似乎是因人而異的關卡,聽說有未了的心結會聽的越清楚,而有的人只能聽到像雜訊細微的聲音」聆牙嘎嘎嘎的笑了幾聲無所謂的說著「反正我是聽不到」

……未了的心結嗎?
凜雪鴉慣例的又扯了幾句,就開始走自己的
充耳不聞向來是凜雪鴉最擅長的技能之一,但這次他好好的聽進了每一字一句
儘管不是你,但多少有些懷念呢,這麼一聲一聲,不嫌煩的喊著掠……
無生啊,你想引導我去哪?

「對了病入膏肓的話還可以清楚的聽到“對方”說了什麼呢」聆牙兩個眼睛咕嚕嚕轉著「阿浪肯定是聽……啊啊啊不說了不說了」
若不是怕會引來鬼歿的怪物,浪巫謠哪會只彈了一根弦作為警告
同行的白髮男子在聽完解釋,似乎更愉悅了?
浪巫謠沒興趣知道渾身散發「我很可疑」的男子到底發生過何事,若不是現下有求於他,浪巫謠早就遠離他到不知何處去
算了,別被聲音拐走就好…雖然他一副比較想拐聲音的感覺

-
-
一一一一一一
我只是想寫無生喊掠而已(#
凜殺好像開始冷了,我不管我堅定不移站凜殺

我知道我只是眾多小伙伴的一員,但只要你需要我就會在。
我自知我不是很會察言觀色,我肯定也在不自覺中受了你的包容。
你已然有了足夠的溫柔,再多,我怕你累。
別苦了自己,不值得。

▪▪▪▪▪
佛系發文
不at,不tag
有看到就有,沒看到就都不要看到,我都不知道我畫了啥鬼,而且謎之羞恥

我快要可以看到椿莉惹啊啊啊啊(旋轉爆炸死掉
就算篇幅很小依然超級開心 我吹爆那位太太!!!!(夠了閉嘴
太太我會努力生出圖的你等我QQ

P1 空白
P2 自己的 有雷 慎!!!!

不希望人太小所以沒有全角色
不介意簡陋歡迎一起玩~~

☆邪教注意
☆“芙蕾雅” x “Snow Lily”
☆草稿流

感覺自己拉郎技能max 專業創辦邪教!
對小孩子不知所措的小芙跟天然可愛蘿莉小Lily!
感覺這對超好吃不來入教嗎!!(不)

是說單看名字根本是百合/////

占tag sorry
如果以這個畫風畫完做成飲料袋會有人想要嗎
雖然是4/1 不過是認真的呢!

如果出末子組的飲料袋
.
.
.
.
.
.
沒人要吧……

3/14
Snow Lily
Happy Birthday!